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韩国Kpop出现AI女团:虚拟歌手走进流行乐坛

2023-05-12 15:04:13 809

摘要:自2021年发表出道单曲《我是真的》(I"m Real)以来,韩国流行音乐(Kpop)组合Eternity(永恒)已经赚到了数百万次浏览量。她们能唱能跳,跟粉丝互动与其他乐队没有两样。实际上,她们与你或许认识的韩团之间存在着一个莫大分别——...

自2021年发表出道单曲《我是真的》(I"m Real)以来,韩国流行音乐(Kpop)组合Eternity(永恒)已经赚到了数百万次浏览量。

她们能唱能跳,跟粉丝互动与其他乐队没有两样。

实际上,她们与你或许认识的韩团之间存在着一个莫大分别——这11位成员尽是虚拟人物。

非人类,以人工智能(AI)生成的超现实虚拟化身。

Eternity背后的女将朴智恩(Park Jieun)说:“我们利用Eternity在做的是一门新生意,我想这是个全新行业。”

“采用虚拟艺人的优势是,当K-pop明星容易受制于身体限制,而身为人类他们也会受到精神紧张困扰的时候,虚拟艺人完全不受束缚。”

过去10年间,韩国流行音乐掀起的文化巨浪产生了价值上百亿美元的力量。动听而朗朗上口的曲调,高科技制作,加上流畅、妩媚的舞步,让K-pop成功打进国际主流,成为韩国最赚钱且最具影响力的出口商品。

但无论是顶级K-pop巨星,他们的忠实粉丝军团,还是希望将他们的成功化作资本的东家,都已在展望未来。

随着AI,深度仿冒(deepfake,又译深度造假、深度伪装)与阿凡达技术爆炸式发展,这些流行偶像正把他们的名气引领上一个全新的维度上。

Eternity成员们的虚拟面孔是由科技企业Pulse9利用深度学习技术产生,朴智恩就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这家公司最初生成了101张凭空想象的脸孔,然后将它们分成四类:可爱、性感、天真无邪和智慧型。

公司继而邀请粉丝票选他们的至爱,公司雇用的设计师继而根据粉丝的选择,给胜出的面孔动画化。

在直播聊天、视频摄制和线上粉丝见面会上,Pulse9会雇用匿名歌手、演员与舞蹈员,把阿凡达面孔投射到他们身上。

他们的技术就像是深度仿冒过滤器,让角色活起来。

朴智恩告诉巾帼百名专题组:“虚拟人物可以很完美,但它们也可以比人类更人类。”

随着深度仿冒技术走进主流,有人担心这会被利用于未经批准下操弄他人影像,甚或生成危险的误导信息。

一些女性报警称自己的容貌被加进淫秽电影中,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r Zelensky)的深度仿冒影片也充斥在社交媒体网站之上。

朴智恩说:“我任何时候都表明,这些都是虚构角色。”

她说,Pulse9在制造阿凡达时,采用了欧盟的AI伦理道德指引草案。

朴智恩说,虚拟角色“可以比人类更人类”。

朴智恩还看到了虚拟乐队的其他优势:每一位阿凡达都可以由其创作者控制。

这位CEO说:“真人Kpop明星引发的丑闻可以具娱乐性,但也对业务构成威胁。”

她相信自己能好好利用这些新技术,将Kpop艺人为了追赶行业需求而过度受压的风险减至最低。

从组合成员的恋爱传闻到网络欺凌,肥胖羞辱和节食过度,过去几年,Kpop因为各种社会议题而登上新闻头条。

一些年轻的Kpop死于非命,也引起韩国讨论精神健康与网络霸凌问题。许多追星族认为这些事件给他们带来莫大冲击。

2019年,歌手兼演员雪莉(崔真理)被发现死于家中,终年25岁。她据报“肉体与精神因恶意不实谣言扩散而受伤害”,暂停从事演艺事业。

她的闺蜜——另一位K-pop歌手具荷拉——不久后也被发现死于家中。具荷拉在自尽之前曾被男友秘密偷拍,继而因此遭受惨烈的网络欺凌。她本来正为此兴讼维权。

AI进场搅动韩流,是威胁还是补强?

真人明星得披星戴月的练习、验出和与粉丝互动,让阿凡达在虚拟世界支援工作,或能减轻些负担。

19岁的韩锐垣是新晋女团mimiirose的主唱,由韩国YES IM娱乐公司担任经理人。

韩锐垣当了将近四年的实习生,时刻盼望着在镁光灯下闪耀的机会——与其他候选人一样,她得每月接受评估,那些被评定为没有进步的人会被驱逐出团。

韩锐垣说:“我经常担心自己没有出头的一天。”

没有Kpop明星是一夜成名。当每年都有新乐团问世,要鹤立鸡群,谈何容易。

这位主唱说:“我每朝大约10点钟上班,开声练习就一个小时。之后我唱歌大概两、三个小时,跳舞三、四个小时,再锻炼两个小时。”

“我们练习加起来就超过12个小时,做的不好就只会加班更长。”

但韩锐垣担忧阿凡达在这行业盛行。她认为粉丝们喜欢的是她们真实的一面。

她说:“因为科技突飞猛进,我害怕虚拟人物最终会取代真人偶像。”

有别的Kpop乐团迫不及待地拥抱阿凡达技术,其盈利前景似乎还在稳步上扬。

市场调研企业Emergen Research推算,到2030年,全球数字人类与阿凡达市场规模将达5275.8亿美元(3.68万亿元人民币)。

Kpop大户企业中,至少有四家正在为其明星们大手笔投资虚拟元素;2022年盈利最高的Kpop企业中,有五家已投身到这浪潮中。

把自己复制到虚拟世界让他们打破时差与语言障碍,去接触不同粉丝——这是有血有肉的明星们永远无法做到的事情。

举例说,女子组合aespa有四位真人歌手兼舞蹈员——Karina刘知珉、Winter金旼炡、Giselle金枝利(内永枝利)和Ningning宁艺卓——与四位对应虚拟角色——ae-Karina、ae-Winter、ae-Giselle和ae-Ningning。这四位阿凡达可以陪伴粉丝们探索虚拟世界,并能横跨多平台应用。

早已是歌曲排行榜前列常客的Blackpink在2022年创造历史,在她们的虚拟孪生姊妹协助下,夺得MTV电视网首个最佳元宇宙演出奖。

来自全球各地的超过1500万人登入网络赌博平台PUBGM,实时观看这组合的阿凡达演出。

新冠病毒病(COVID-19)疫情期间,Moon Sua文秀雅和她的女团Billlie不得不取消现场演出和粉丝会面,她们的经理人公司把团员都复制成阿凡达,在虚拟世界办了个粉丝大派对。

文秀雅说:“毕竟我们第一次办这个,我们都显得有点笨手笨脚的。”

“慢慢我们就适应了,一边适应这虚拟世界,一边跟粉丝们聊天。我们都乐透了。”

文秀雅对女团各人分身的像真度印象深刻,但她说自己还是喜欢与支持者们亲身见面。

作为女团主音饶舌歌手的文秀雅说:“我不觉得那是个什么威胁。也许我们看它们演出能学到些什么?我不觉得它们的威胁大得足以取代我们。”

但业界也普遍担心阿凡达技术将带来的道德伦理与版权问题。

音乐杂志《公告牌》(Billboard)的Kpop专栏作家杰夫·本杰明(Jeff Benjamin)告诉BBC巾帼百名专题组:“艺人走进元宇宙、虚拟版本、她们自己的象征符号……诸如此类,充满着未知之数。”

“艺人本身也许会无法控制自己的形象,形成剥削。”

影响难料?

19岁的李智秀(Lee Jisoo,音译)是一位工程学院学生。对她而言,Kpop是精神紧张时分散注意力的良伴。自Billlie于2019年成军以来,李智秀便忠心不二的追随着。

她说:“她们对粉丝们的爱很了不起。你情不自禁地更爱她们。”

李智秀除了收藏唱片与官方商品外,还会上网和进入虚拟世界与女团成员交流互动。

她说:“我从Billlie身上所感受到的情感,要是我没有迷上她们的话,是不会感受到的。”

“我想向Billlie回馈这样的感受,让我变狂粉了。我想这对于我来说是正面的。”

对于Kpop明星和粉丝来说,因为防止网络霸凌与虐待法规没能在此贯彻执行,虚拟世界也可以是一处令人生厌的地方。这个行业一直饱受针对当红明星的网络霸凌与抹黑困扰。

李智秀说:“当我在网上读到有关Billlie的卑鄙刻薄言论时,我会得更紧张。因为这也是在侮辱我所喜欢的东西,结果我自己变得焦虑,感觉心碎。”

首尔执业的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科医生郑玉金(Jeong Yu Kim,音译)说,要想知道虚拟技术与AI角色崛起会给年青人造成哪些影响,目前言之尚早。

郑医生说:“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我们不能真实看见彼此。”

“在虚拟世界,我们可以更自由,做些在外面做不了的事情,你能变成另一个人。K-pop行业是很能回应大众诉求的,他们也会希望旗下艺人能满足他们。”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