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老挝的万荣,除了韩国人还有什么?

2022-10-08 15:47:30 306

摘要:告别了琅勃拉邦,坐了特么的五个小时的VIP bus,在盘山的公路上走了不到二百公里,你没看错,是五个小时,二百公里,这种小国家就是这样,交通超不发达。(骄傲脸)不过车是好车,只是路不正经,四个人坐的十座的那种真皮座椅的。对,五个小时后,傍晚...

告别了琅勃拉邦,坐了特么的五个小时的VIP bus,在盘山的公路上走了不到二百公里,你没看错,是五个小时,二百公里,这种小国家就是这样,交通超不发达。(骄傲脸)不过车是好车,只是路不正经,四个人坐的十座的那种真皮座椅的。

对,五个小时后,傍晚,我和在版纳遇见的小龙来了,万荣,这个目前只记得夜店很好玩的万荣,这个满大街都是韩国人的万荣,有那么几个moment特么的以为在韩国,不过也好,都是亚洲人,也被当成是韩国人,在夜店也能光明正大的混韩国圈子。

万荣第一夜,睡的outland的青旅,离得这边的商圈比较远,怎么也有一公里吧,太远,真的不建议住。不过他家便宜啊,25人民币,还包括早餐,还可以免费骑自行车,老板波兰人还不错。

放下行李,我和小龙就先去逛,竟然遇见全城停电,也就那么几分钟吧,全城停电,好几年都没感受到了,记得小时候经常遇到,随着社会主义现代化,这些感受已经很久远了。顺着街道乌漆墨黑的走着,又开始下雨,只好在一家很有人气的面条店躲雨吃饭。没想到,吃饭的对面就是之后几天住的青旅,万荣一号。这家面很好吃,也是推荐,清汤刮水的,很是清淡,特像香港的特色,也是连着吃了好几天。

恩,吃完了,雨还在下,把需要防水的用塑料袋装好,两个蛇精病冲进了万荣夜色的雨幕中,大雨让整个城市倾倒,我俩在整个城市奔跑,所有的烦恼都抛向身后,留下脚印在雨中写下青春的衰老。上一次淋雨还是两年前在越南的顺化,也是夜晚,也是热闹的街道,小小姐说陪我淋雨吧,在雨中诉说着那个不可能的男人,冲刷着挽回不了的伤痛。

每个爱淋雨的人,都是神经病,自己心灵的国土还有一个角落需要被遗忘,如果不能陪你一个温暖的午后,那么陪你走过深雨的夜,有何不可。

小龙在青旅约了隔壁房间的一对德国人去喝酒,我也跟了过去,想着是夜店就玩下,如果纯属酒吧喝酒就撤。夜逐渐深了,雨渐渐小了,人声鼎沸起来,万荣的夜生活刚刚初上。我们到了k-mart旁边的酒吧时,骑摩托过来的德国CP已经在榻榻米上等候多时了,我们要了两瓶beer lao,刚开始还没喝开,小龙就上脸了,拿菜单胡乱的点了些东西。后来,先来了两份类似牛排似的东东,后来就开始上披萨,一份披萨,接着上了第二份披萨,你妹啊,又上了第三份。

这两个德国CP开始满脸懵逼的问我what happen?我也一脸懵逼的问小龙怎么回事。小龙拿手机翻译软件解释给外国人听,说他没看明白菜单就点了点东西,谁知道这么多。恩,最后怎么解决呢,送给隔壁桌的吃吧。反正大家都很尴尬,末了德国人先走了,我又要了瓶beer lao,小龙死活不喝了,觉得特么的特扫兴,约出来喝酒的,你妹的就喝一瓶,一瓶。

也幸亏喝了一瓶,接下来摇摇晃晃的回到青旅,也许是当时酒吧空中飘着吸剩了的大麻,这二手烟吸多了也上头,刚躺下就出现了幻觉,觉得很沉重,很多影像开始出现了重叠,不自觉的就开心起来。

小龙更狠,大半夜我去上厕所,他头趴在洗手池站着睡着了,我轻手轻脚的把他头弄起来,然后发现他已经快把胆汁吐尽了,肚子不自觉的痉挛,第二天睡了一天,也没吃什么东西。

接下来的几天,在琅勃拉邦某地青旅做义工的两个妹子和叶子小明CP到了万荣,基本上每天白天吃吃喝喝晚上就去夜店蹦迪。

万荣,一个韩国人占领了的后嬉皮士福地,在这里除了韩国人就是酒精和大麻,空气中飘过二手烟,也许你就醉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