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家庭负债成韩国经济“堰塞湖”

2022-12-02 02:39:48 792

摘要:来源:经济日报11月24日,韩国首尔明洞街区人头攒动。新华社记者 王益亮摄韩国在接连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和本世纪初的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企业财务健全性得到了很大提升,政府的外汇储备也进一步稳固。今年一季度韩国短期外债比率仅为38...

来源:经济日报

11月24日,韩国首尔明洞街区人头攒动。新华社记者 王益亮摄

韩国在接连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和本世纪初的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企业财务健全性得到了很大提升,政府的外汇储备也进一步稳固。今年一季度韩国短期外债比率仅为38.2%,远低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规定的危险标准线(100%)。然而,近年来韩国的家庭负债却出现了急速增长趋势,已成为抑制未来韩国经济平稳增长,甚至威胁整体经济稳定的危险因素。

IMF近期报告显示,今年二季度,韩国民间负债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为173.6%,远远超过IMF的危险基准线(100%)。民间负债的核心构成是家庭负债。与其他国家相比,韩国的家庭负债恶化情况尤为明显。据国际清算银行(BIS)透露,去年韩国家庭负债占GDP的比重达到105.8%,这意味着韩国去年的家庭负债比名义国内生产总值高出5.8个百分点。该数值远远高于美国的78%、日本的68.8%和德国的56.8%,在43个比较对象国家中排名第四。在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长期化、韩国基准利率被迫快速跟涨的大背景下,家庭负债已成为悬在韩国经济头顶的巨大“堰塞湖”,随时可能引发经济的整体崩盘。

家庭负债问题已经引起韩国央行的高度关注。韩国央行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称,在持续增加的债务不断流向资本市场的过程中,如果遭遇强烈冲击导致泡沫破裂,韩国家庭和企业将遭受高达66.8万亿韩元的信用损失。

而且,韩国对家庭负债的统计可能存在遗漏。据BIS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一季度韩国家庭负债为2213.7万亿韩元,比韩国央行统计的数值多出344.3万亿韩元,其差额就出在对小规模个体商户负债的归类上。个体商户从金融体系中借款的目的被分类为“事业投入”,在韩国统计体系中被排除在家庭债务之外。但小规模个体商户负债同样有偿还责任,从这个角度讲,在高利率局面下,都是提高家庭债务负担的因素。BIS等全球机构从实际出发,考虑到资金循环经济的结构,将家庭和小规模个体商户负债合计后进行统计。

另一个严重问题是,韩国的家庭负债统计中存在着巨大的“死角地带”,即房租保证金。韩国有一种在全世界独有的“传贳租房”制度,即要求租方将金额为房价30%至70%的保证金交给房主并签订租房合同,按约定求租方可以少缴甚至不缴月租;合同期满后,房主需全额退还保证金。据估算,截至去年底,韩国的传贳保证金总额达到995.8万亿韩元。韩国政府以传贳保证金是房主和租户之间的“私人金融”为由,没有将其反映在家庭负债统计中。但在现实中,传贳保证金是租赁合同结束后必须返还的债务。

近期韩国传贳保证金返还不断爆出问题。由于利率上涨,很多租户通过贷款支付传贳保证金而带来的每月利息支出已经超过了月租方式的月租金,因此放弃传贳改为月租成为一种租房趋势。但问题是房主很少有能力直接返还保证金,由于近期房价快速下跌,即便找到新的传贳租户,新收到的保证金也很难全数抵偿原租户。因而近期韩国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房主为挽留租户继续以传贳方式续租,甚至每月向租户支付一定的金额,成为一种“逆向房租”。

一旦将传贳保证金纳入统计,韩国去年的总家庭负债将达到3187.5万亿韩元,按此计算,韩国的家庭负债将占去年GDP的153.9%,在BIS的43个调查对象国中排名首位。

针对这一严重情况,相关金融专家表示,如果未来利率上调因素加强,家庭负债问题很有可能进一步凸显,政府有必要缜密地重新完善家庭负债的统计方式,强化危机判断能力,同时积极制定扩大平民金融安全范围的补充对策。 (经济日报驻首尔记者 杨 明)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